《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和它的大陸擁有者

回顧過去,放眼將來,分享各地愛好者及團體的發展及心路歷程

《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和它的大陸擁有者

文章

守望夜空 » 2012-08-22, 15:41

天氣晴朗的日子,當入夜之後,宇宙之花逐個登場,不久蒼穹上佈滿了無數的宇宙之花。這燦爛的星空,不禁讓人陷入無限的遐思當中。遙望星空的愛好者們 ,一定很期待有一本書籍能夠為他們答疑解惑,幫助探求閃爍星光的秘密。有這樣的書籍麼?有,而且曾經有一部書籍記錄了當時人們知道的一切。它就是被奉為業餘愛好者聖經的《伯納姆天體手冊》(《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分為硬皮精裝與平裝兩個版本)。這套三卷本的巨著是在33年前的1978年由美國紐約多佛出版公司出版發行的,厚達2138頁。它在對觀測基礎知識進行簡要介紹後,便以星座的大寫字母為編排順序,娓娓道敘了各個星座中的恒星(亮星、雙星、變星、新星等)、星雲,星團,星系等天體。

然而33年過去了,至今仍然沒有中譯版的《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這點多少令人感到遺憾。當然在版權,資料的更新上,還有書籍的銷量上,都是大陸出版商所面對的問題,或許這就是沒有中譯版的原因之一。也許以後大陸會有這樣的書籍,不過到那時,我們看到的可能是另一個版本的《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了。雖然現實如此,大陸仍然有數位愛好者通過自己的努力,得到這本業餘界的聖經。

廈門的陳棟華老師是一個資深愛好者,當過工人、醫生、管理人員。小時候受其鄰居的影響,逐步對天文產生興趣。曾經獨立發現1975天鵝座新星、彗星1987s、1989r。多年來,他勤於觀測,熱心為各地愛好者傳播資訊,改善觀測者的條件,為提高我國業餘天文水準作出了卓有成效的貢獻。江蘇高郵的金飛聲老師曾經以“傳天機追星族眾仰良棟,數星辰狩獵人獨顯風華”的對聯來讚揚他。鑒於他在業餘方面的佳績以及由他牽線並協助中國天文學會普委會與北京天文館在中國上海成功組織召開第四屆國際彗星研討會,國際天文聯合會將帕洛瑪天文臺發現的一顆小行星命名為“陳棟華星”(小行星編號19872)。從八十年代末起,他通過國外親朋的幫助,獲取很多國外業餘天文組織的聯繫位址,於是逐步與國外的愛好者取得聯絡,並將自己的大量觀測報告寄給ALPO(The Association of Lunar and Planetary Observers,美國月球與行星觀測者協會)等組織,進而被ALPO接納為終身會員(Lifetime Member),定期收到對方寄贈的刊物直至現在。他手上的這套《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是在96年的時候,由國家天文臺興隆觀測站的姜曉軍老師轉讓給他的。目前他手上這套手冊是硬皮精裝本,相對於平裝本來說,更耐用些。不過書內用紙跟平裝本是一樣的,所以對於擁有平裝本的愛好者來說,也不必感到遺憾。96年的《星空觀測者》裏“請提供佐證”這個欄目中曾經刊登了福建漳州謝同好在開陽星附近發現“新”星的文章,引起了當時業餘界廣泛的討論。陳老師在裏面引用了這套手冊中相關天區的描述內容,並進一步的闡述。促進了愛好者的認知,提升了觀測水準。

平陽的溫慶流老師是一名外科醫生,目前就職於一所中醫院。國內影響力最廣泛的業餘天文刊物之一—《星空觀測者》就是他主辦的。當時他就讀于江西醫學院,此後人們一直稱他為江西溫慶流,其實上他的老家在溫州平陽。最早引入他走進天文愛好的星星是英仙座的大陵五(但當時他並不知道這是墨杜莎的魔眼),這顆亮度週期性變化的魔星讓他特別著迷,促使他產生了探求這顆星星奧秘的想法,進而成為了一個很執著的愛好者。為了聯繫廣大的天文愛好者,讓他們瞭解最新的天文資訊,他萌生了創辦一份業餘刊物的想法。《星空愛好者》的試刊得到了很多愛好者的支持,也堅定了他繼續辦刊的決心。此後這份刊物收到不少愛好者的稿件,內容也逐漸豐富起來。95年的刊物裏,有幾期還都是雙月合刊,此後幾年裏每年出版6期,名字也改為《星空觀測者》(以下簡稱《星》)。她出版發行的年代,也伴隨著百武彗星、海爾-波普彗星、97日全食、獅子座流星雨等重大天象的出現。當年的讀者現在大多已經步入而立之年,他們回憶起這份刊物時一定不會忘記這些重大天象。後來,由於溫老師學業和工作上的原因,《星》刊出版發行事務幾度易手,直至2003年停刊。溫老師手上的《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是珠海的一個愛好者張沛傑(他是澳門人,當時在珠海上高中)於94(或95)年送給他的。溫老師不時地將這套書裏面變星的內容摘錄於《星》刊中,讓國內的愛好者瞭解並開展這個領域的觀測。然而後來張沛傑同好與我們失去了聯繫(他在汕頭大學就讀時還有跟溫聯繫),不知道他現在在哪里,是否還記得當年同好間那段深厚的友誼麼?

大慶張學軍老師的愛好始于一本小學自然課本,他看了其朋友妹妹課本上的四季星圖後,對頭頂上這片燦爛的星空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從此深深迷戀上天文。由於對這份小學自然課本獨特的情感,多年來他一直想收一套小學自然課本,但是至今未能如願,在此期待張老師早日圓了這個多年的心願。天兔座是他最早認識的星座,那是在78年的時候,他在同學家看到一本書,上面有個獵人,下面是只兔子,叫天兔座。那時他很想要這本書,不過人家沒給他,多少覺得有些遺憾。他對於雙星、變星、掩星有濃厚的興趣,特別是掩星現象(當時他還在《天文愛好者》發表文章,介紹自己觀測Swifft-Tuttle彗星掩星的經歷,此後收到國內不少愛好者的來信)。科學的研究通常需要大量的資料,掩星觀測這一塊更是如此。為了鼓勵大陸的愛好者共同開展掩星觀測,香港天文學會曾在上世紀90年代初贈送五套8公分雙分離鏡片給大陸的愛好者,張老師亦是其中的獲贈者之一。此後他在掩星觀測方面得到諸多幫助,也給香港天文學會掩星組提交了很多掩星觀測報告。張老師是在看了《天文館研究》上李元老師介紹《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的文章後,對這套書產生了興趣。他在黑龍江外文書店買到該手冊的第三卷,後來又委託出國的朋友代為購買這套手冊中的其他兩卷,前後共花了600多元(在十幾年前,這可是一筆不小的數字)。

荊州的張甯同好對天文“暗戀”多年,但數年來,由於工作上的緣故,一直在外面奔波,難以開展天文觀測。他的愛好也是源于小學自然課本,這點跟大慶張學軍老師有點類似。不過當時他感興趣的不是那裏面的星圖,而是一篇名為《地球引力》的文章。他覺得那麼大的地球懸在空中,什麼支撐也沒有,很神奇,於是就喜歡上了天文。他是通過《天文愛好者》、《飛碟探索》等雜誌與武漢歐陽天晶、平陽溫慶流等同好取得聯繫並開始交往的。他曾經將《天文學手冊》上的文章摘錄於95年的《星空愛好者》上,也觀測過英仙座流星雨,將自己的觀測報告寄給官方機構。後來由於上大學以及工作的緣故,也就越來越遠離天文觀測,不過他把星空藏在心裏了,多年來一直與武漢歐陽老師,荊州宋萬方老師保持聯繫。我能與他認識,也是機緣巧合的緣故,當時他在牧夫上發了帖子,提到歐陽老師的情況,由於我也認識歐陽老師,於是給他發了站內短信,後來得到他的回復,一聊才發現原來他是張寧同好(在此之前我也曾從荊州宋萬方老師那裏得知他的一些情況)。張跟我提起了很多當年的事情,也表示自己很想購買國外的原版天文書籍,特別是《Uranometria2000.0》、《Atlas of The Moon》、《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等等。通過天文論壇,他認識了香港星河科研社的方浩翔社長。當時他得知方社長幫大陸同好代為購買《Sky Atlas 2000.0》、《Sky & Telescope's Pocket Sky Atlas》等星圖,還可以購買其他學科的書籍。於是張寧同好把自己想購買的書籍整理成列表發給方社長,與他協商,並辦妥相關事宜。後來方社長幫他買到了這套手冊,還有《The Backyard Astronomer's Guide》、《The Planet Observer's Handbook》、《Mars Observers Handbook》等。由於他個人原因暫時將這些書籍放在武漢同好熊玉雷(小熊)那裏,讓省裏的愛好者先睹為快,以後有時間再慢慢拿回去。

武漢韋人瑋同好的經歷在他的《重回夏夜》(帖子鏈結見http://astomates.com/redirect.php?tid=148&goto=lastpost#lastpost)中已經提到了,如果不是熊玉雷同好在天文家園裏面找到他,或許他還要繼續在裏面潛水呢。小熊是他最近9年以來見面接觸的第一個愛好者,可想而知,他在業餘圈內隱匿多年。他是受他同學的影響才喜歡上天文的,他的同學是廣西都安的韋雲峰同好。在98年第一期的《天文愛好者》上可以見到韋雲峰同好的文章(《壯山瑤寨中的追星族》),他同時也是香港觀天會的特派觀測員。小熊將他加入楚天天文愛好者群,之前群裏面的發言筆者很少關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們交換了幾本電子書籍,才逐漸熟悉起來。我們彼此聊到當年的那些事情,這其中有96年福建漳州謝同好發現“新”星的事件,因為它在當時引起了很多星友的廣泛關注。小熊去年還組織了團購原版天文書籍的活動,當時韋人瑋同好要我推薦書籍,我跟他提到了《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由於團購是委託香港方浩翔社長代為購買,然後再配送到大陸,有諸多的不便。韋人瑋同好於是就嘗試在亞馬遜上用信用卡購買,後來在2011年上班第一天收到這套手冊,這個也讓他開始了在亞馬遜上購買書籍的漫漫征程。

這些愛好者中既有大家耳熟能詳的知名資深人士,也有默默無聞的愛好者,大家可以通過他們的經歷管中窺豹,瞭解大陸業餘天文圈發展、交流、成長,努力與國際接軌的艱難歷程。
守望夜空
 
文章: 57
註冊時間: 2010-09-02, 17:54

Re: 《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和它的大陸擁有者

文章社長 » 2012-08-23, 06:16

謝謝林兄的分享,另外那數篇到合適時間也分享一下吧。

現在最少在香港這裡的天文圈,愛好者大多集中拍攝,目視觀測為較少數,更談不上引經據典的去做。

我個人的希望,就是把例如深空攝影這些工作交給自己的遙控天文台編程拍攝,然後可以靜心下來,在西藏的星空下翻開那本陳年Norton Star Altas,重新目視一次我那些年看過的天體。
兩個天文台 - 白鷺湖天文台、西藏自動化天文觀測站
主鏡 - Officina Stellare 500 口徑f3.8 RiFast攝星儀、APM/TMB 254 f9 APO、SkyWatcher Dob 18、305 f8.5 牛頓鏡、Paramount ME 赤道儀
配件 - 2 full sets of Supermonocentrics、Baader Mark V Binoviewer、Ethos、Canon 5D Mark II Mod、FLI Proline 16803冷凍相機、Mercedes SUV
星河科研社 http://www.astro.hk 電郵 saviofong@astro.hk
頭像
社長
Site Admin
 
文章: 12681
註冊時間: 2010-02-01, 14:17
來自: 香港

Re: 《Burnham's Celestial Handbook》和它的大陸擁有者

文章守望夜空 » 2012-08-23, 12:35

謝謝方社長給我一份空間刊登這篇拙文!其實大陸目前天文圈的氛圍跟港臺是類似的,也是熱衷於天體攝影,因為這個能很快地出成果。時代在變化,人的思想也會變化的。他日若可以的話,能夠靜下心來,採用目視的方式,配合紙質星圖看看那些曾經探索過的天體,也是一種樂趣。
守望夜空
 
文章: 57
註冊時間: 2010-09-02, 17:54


回到 歷史歲月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

cron